首页 » 财经 >

阳光下的猫腻 ——盐城市大丰区政府工程违规招标调查

2020-09-16 15:49:29来源:

来源:法治天地

2020年9月3日,盐城市大丰区行政审批局副局长李欣中驱车300多公里来到江苏山水环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山水公司),将《江苏山水联合体关于盐城大丰高铁片区生态环境整治EPC总承包投诉的投诉处理决定书》送达,该决定书既让江苏山水公司困惑,也感到气愤。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李欣中副局长告诉江苏山水公司:“你们的标不是废标,是招标人认为你们的方案有偏差。”但是,大丰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官网2020年8月13日发布公告显示,盐城大丰高铁片区生态环境整治EPC总承包本次招标流标。

一个说不是废标,一个说本次招标流标。两种官方声音自相矛盾,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一中标候选人不具备中标资格也要中标”

据了解,2020年7月13日,盐城市大丰区高铁片区生态环境整治EPC总承包项目在大丰区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开标,并于2020年7月15日在官网公示,第一中标候选人是中交第三公路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第一中标候选人,实际投标人为宏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顾小锦),第二名中标候选人为江苏山水环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对此,江苏山水环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联合体单位江苏省建筑园林设计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山水联合体)于2020年7月17日提出质疑,第一中标候选人中交三公局在本次招投标中项目经理郐玉波存在三个在建工程,根据招投标法及本次招标文件的相关规定,项目经理有在建工程的投标是无效标,没有中标资格。

黄云是江苏省建筑园林设计院有限公司商务经理,盐城大丰高铁片区生态环境整治EPC总承包招投标项目,从投标准备到专家评审,再到投诉质疑,如今到流标的整个过程中,她经历了被威逼利诱、关系说情等,某些官员与利益相关人用尽各种手段,目的是江苏山水联合体放弃中标,协助第一中标候选人违法中标。

新型政商关系,概括起来说就是“亲”、“清”两个字。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在高铁片区生态环境整治EPC总承包招投标项目中违法违规操作,曲解了“亲”、“清”两个字的真实内涵。

据当事人回忆,其现实遭遇,远比剧情惊险:

第一中标候选人代表李晓伟(顾小锦下属)于2020年7月26日上午8:46时电话恐吓威胁江苏山水联合体商务经理黄云与其合作,否则就确定会流标。

招标代理(招标人)朱新国委托中间人多次打电话传达朱新国威胁恐吓江苏山水联合体,称第一中标候选人不具备中标资格也要中标,要求江苏山水联合体,一是放弃追究第一中标候选人违法行为的权利,让第一中标候选人中标;二是与其合作施工或给予补偿,让第一中标候选人中标;三是称该工程是朱区长在具体操作,让第一中标候选人中标是大于一切的政治任务;四是如果第一中标候选人不中标,朱新国等人已有预案,会找茬不让第二中标候选人中标,直至流标。

招标代理(招标人)朱新国让委托人称:大丰区领导于2020年8月3日晚开会,结论是最后再找第二名谈一次,谈不拢就于2020年8月6日组织复议流标,达到二次招标再度将该标操作给顾小锦。

更可怕的是,招标代理(招标人)朱新国利用其送达回复函的机会,将江苏山水公司委托人(熊庄奇)锁在招标代理公司会议室,众人强制胁迫熊庄奇在招标代理事先准备好的虚假材料上签字,不允许熊庄奇拍照向山水公司请示能否签字,甚至不允许熊庄奇拿手机出来,威胁熊庄奇必须先签字,不签字就不给与回复函。目的是胁迫江苏山水公司帮其做假证明,证明第一中标候选人无在建工程,进而利用该假证明串通第一中标候选人骗取中标。回复函通常是直接邮寄给质疑人的,招标代理却处心积虑地让质疑人一定要带着授权委托书到招标代理公司领取,显然这是一个局,是招标代理下的一个套。山水公司委托人坚决拒签,但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其所作所为,完全是黑社会做派!

招标项目要“讲政治”,不讲公平

2016年3月4日,总书记在民建、工商联委员联组会上的讲话指出,对领导干部而言,所谓“亲”,就是要坦荡真诚同民营企业接触交往,特别是在民营企业遇到困难和问题情况下更要积极作为、靠前服务,对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多关注、多谈心、多引导,帮助解决实际困难。所谓“清”,就是同民营企业家的关系要清白、纯洁,不能有贪心私心,不能以权谋私,不能搞权钱交易。

政商关系不仅关涉营商环境,而且反映党风、政风和社风。盐城市大丰区主要领导的所作所为,明显违背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精神。

在本次盐城市大丰区高铁片区生态环境整治EPC总承包项目招投标过程中,第一中标候选人在建工程证据确凿,工程工期要求比较急,但招标人和招标代理公司一直拖延迟迟不处理,甚至在大丰区纪委7月30日已核实第一中标候选人在建工程属实的情况下,招标代理、招标人给质疑人的回复函里(2020年8月4日质疑人收到招标代理、招标人邮寄的回复函)依然称,对第一中标候选人在建工程还在调查中,而招标代理(招标人)的调查仅限于向第一中标候选人函询及第一中标候选人提供的证明,至于证明什么也没有说。招标代理(招标人)既没有立即取消第一中标候选人的中标资格,也没有按规定确定第二中标候选人为拟中标人,而是继续拖延,于2020年8月8日非法复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四条规定:未给质疑人实质性结果答复,应当暂停招标投标活动),处心积虑地找第二、第三中标候选人的茬,最终随心所欲地非法流标。

大丰区行政审批局9月3日的二次投诉处理决定书里说原评标委员会评标和复议都是客观、公正、中立、严格履职的,评标结果江苏山水联合体是第二中标候选人,复议的结果却变成了江苏山水联合体有明显偏差、较大的错漏。事实是,江苏山水联合体的投标文件是经过第一次原评标委员长达两天两夜认真、详细、客观、公正、中立、严格履职评出来的第二中标候选人,是符合招标文件的。两次评标结果大相径庭。一边说客观、公正、中立、严格履职,一边又被流标,请问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公平公正在哪里?

大丰区行政审批局9月3日的二次投诉处理决定书里称大丰区行政审批局已责成招标人、招标代理三日内向江苏山水联合体书面说明江苏山水联合体被流标的事实、理由、依据。李欣中副局长说9月5日会有该说明。也就是说截止9月3日下午3时,江苏山水联合体被流标的事实、理由、依据还没有,还在等着招标代理杜撰。8月8日就复议被流标,8月13日已发布了流标公告,为何被流标的事实、理由、依据要等到9月5日才有?大丰区行政审批局的投诉处理决定的依据是从哪里来的?显而易见,是“未审先定”,招标代理、招标人滥用酌定权,第二中标候选人被流标是预定的。大丰区行政审批局与招标代理、招标人沆瀣一气,肆意践踏党纪国法。

2020年9月6日,第二中标候选人收到招标人、招标代理邮寄的关于被流标的事实、理由、依据的情况说明,该情况说明分明就是胡说八道、文不对题,蓄意找茬,招标代理、招标人所谓的明显偏差、较大错漏纯属子虚乌有,根本不存在,江苏山水联合体已一一驳回。

李欣中局长2020年9月7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可否认第二中标候选人的方案是很好的,只是有一点小瑕疵。讽刺的是,非法复议进而流标的程序也是经过李欣中同意的。

据知情人透露,在第一中标候选人被提出质疑和投诉后,盐城市大丰区区委、区政府堂而皇之地多次组织有关人员开“碰头”会,明确要求不管使用什么方法,都必须确保顾小锦中标。2020年8月3日晚,又正式组织开会,结论是如果江苏山水联合体不按照他们的意图协助第一中标候选人违法中标就直接流标。以便重新招标,再次操控给顾小锦中标。

据知情人讲,事实上大丰区工程招标项目已被操控,副区长朱晓春为“主推手”,行政审批局局长茅曙峰、副局长李欣中担任“裁判”,招标代理、评委及招标人充当“打手”的利益团伙,形成一个完整的利益输送链。他们有组织、有目的、分工明确、配合默契,一方面通过副区长朱晓春承诺或劝阻顾小锦的潜在竞争对手,放弃投标或者放弃举报、投诉;一方面通过给招标人施压,明确要求招标人把工程项目给顾小锦;一方面又通过招标代理、评委及茅曙峰、李欣中给他们的违法中标行为披上“合法”的外衣。在该团伙的操纵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顾小锦连续中标数个项目,中标总价近3亿元人民币。

据说,在人民路雨污分流招投标活动中,朱晓春曾给应中标而未中标的老板朱长斌许诺,该标段的招标代理(盐城双清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大丰分公司)负责人周正华称以后死也不接这种丧天良的活了。

据传副区长朱晓春的提拔是顾小锦为其跑官买爵;最近还有一传闻,朱晓春原驾驶员到江苏省纪委举报朱晓春相关违法行为,为此,大丰区委、区政府组织所有驾驶员学习,给驾驶员洗脑,要求不许乱说话、要“讲政治”。

近几年中央重拳出击、铁腕反腐,一些腐败窝案被挖出,畸形的政商关系衍生出的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利益同盟被曝光。

前车之鉴,不可不警醒,奉劝当地官员不要胡作非为,无法无天;乘早改弦更张,撤销流标公告和二次招标公告,依法依规给予第二中标候选人中标,这才是对“亲”和“清”新型政商关系的最好注解。